<button id="cgd8k"></button>
    <button id="cgd8k"></button>
    <em id="cgd8k"></em>

    <button id="cgd8k"><acronym id="cgd8k"></acronym></button>

    阿里憑什么讓老外一起來“剁手”

    日期:2017-11-10 / 人氣: / 來源:億邦網

      “我身上這套衣服就是中國網紅推薦的,在淘寶買的爆款。”馬來西亞網紅Jane Chuck這樣告訴小郝子,她一身中性黑色長衣,出自淘寶著名的網紅店“FF Studio,其夸張的高墊肩,干練的裁剪,正是今年各大時裝周流行的“奶奶款”,源自20世紀80年代的潮流回歸。

      如今,Jane在馬來西亞的社交網絡上有數十萬粉絲,除了偶爾的品牌代言,她只經營著自己的咖啡店,而中國網紅則是她學習的榜樣。畢竟,后者已經利用自己的人氣,組建電商團隊,協同生產、銷售、營銷、配送等各環節,出售鞋服、飾品、化妝品,年收入從數百萬元到數億元。當Jane聽聞這一切,她驚嘆之外,更感慨中國的網紅經濟。

      其實,Jane的現狀,正是中國網紅們4年以前的狀態,幾年后,馬來西亞移動互聯網更發達,網紅經濟也必將借電商蓬勃,以相似的方式再現。這正是軟銀創始人孫正義的“時間機器理論”:發達的商業進程,終將于數年后,在后進國家“重現”。

      而美聯儲前主席格林斯潘還有句話:“將過去的經驗,應用于現在,那是創新的機會。”

      于是,馬云來到馬來西亞,與當地政府共建DFTZ(Digital Free Trade Zone,數碼自由貿易區),以技術、管理、人才、雙十一等做推手,帶動該國的電商、網紅經濟壓縮式快進,快速地跋涉出泥沼,飛躍過滄桑。

      同時,阿里布局海外,卷入更多新用戶、新商戶,獲得發展“增量”,從而,跳出樊籠,突破舊邊界,實現自創新、自進化,如此,速度是禮物,規模不是詛咒。

      用馬云自己的話說:“這是為大潮流做的準備。”一句話:未來已來,只是尚未流行,事但陳其已然,便可知其未然;人必盡其當然,乃可聽其自然。

      《喬布斯傳》中說,喬布斯去土耳其,以為土耳其人只愛土耳其咖啡,但現實卻是:那里的年輕人一樣穿GAP,喝可樂,所以他想開發一款音樂播放器,讓全球的年輕人都愛。于是,iPod誕生,徹底改變全世界聽音樂的方式。

      沒錯,互聯網滲透越來越深,對稱了信息,縮短了時間,扯平了空間,托馬斯·弗里德曼口中“世界是平的”,正深切地改變著人們的生活,所以,電商改變全世界購物的方式,也不在話下。

      就像馬來西亞的華裔林靜謙所說:要在雙十一買足衣服、鞋子、手機線、手機殼;新加坡的Vivian Lee則要在雙十一入手熱帶地區買不到的羽絨服,為她的哈爾濱之旅做準備……多年前,對中國品牌的質量懷疑,早就在口碑和使用中煙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,是“設計好、性價比高、實用性強”的感受和“一入淘寶深似海”的感慨。

      無疑,以前橫在人們心頭的文化、習俗、商業壁壘已被快速沖破?;ヂ摼W的穿透力,使得真正好的產品出挑,產生跨越疆域的吸引力。因此,馬云才信誓旦旦地說:未來阿里一半收入將來自海外,同時,按照“一帶一路”國策,發起網上的“世界貿易組織”eWTP(Electronic World Trade Platform,電子世界貿易平臺),并率先在東南亞落地生根。

      另一方面,如今移動互聯網普及,國內的人口紅利逐漸消失,互聯網進入下半場,阿里要不被顛覆,就必須深耕國內“存量”市場,為用戶提供垂直、有深度的產品、服務,激發其商業價值,有效“節流”;另一方面則要努力開拓“增量”市場,不畫地為牢,走出中國,布局海外,卷入新用戶、新商戶,努力“開源”。而后者突破邊界,更容易復制商業模式,形成規模經濟,保證阿里的“竹林成海,生生不息”。

      所以,阿里迅速在馬來西亞落地DFTZ,控股東南亞最大的電商平臺LAZADA(來贊達),用“貨通天下,惠通天下”換市場擴張,求發展空間。由此,活出自己的理想主義。

      1999年,馬云向正在視察的某省領導表示:阿里要憑電子商務,在未來成為市值五億到五十億美元的公司,陪同視察的杭州市領導急忙出來打個圓場:“書記,小馬可能說的是他要做成五億到五十億人民幣的公司。”

      的確,要顛覆固有認知,人的第一反應總是抵觸大于接受。而現在,阿里已經成為4700億美元的公司,創造新認知的能力已毋庸置疑。

      就像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所說:一年前,馬云問他,三個月能否打造一個“數碼自由貿易區”,結果,就三個月時間,拿出框架,一年后的今天,投入實際運作。因為,馬來西亞需要打造東盟區域貿易的樞紐,成為區域領袖,而阿里正可以用技術、管理、人才等為其“賦能”,幫助近2000家中小企業賣賣賣,構建快速的物流體系,讓年輕人買買買,最終,一起將電商做大,雙十一做強。

      就比如“正典燕窩”,它是馬來西亞最大的燕窩生產商,過去一直給國內的同仁堂、桐君閣做貼牌生產,如今加入數碼自由貿易區,在天貓國際開店,在中國樹立起自己的品牌,預計今年雙十一銷售可達數千萬元。與之類似,貓山王榴蓮等有“比較優勢”的產品都將更多地出口到中國,解鎖新模式。

      更重要的是,借助阿里旗下菜鳥的智慧物流技術,與海關系統對接,馬來消費者購買阿里貨品的清關時間從1天縮短到3小時。幾年后,當地的國際超級物流樞紐建成,智能化倉儲運輸體系更完備,那時,一個手機殼從中國義烏出倉,運到東南亞偏僻小島上,也可以從現在到2周,縮短到幾天,退換貨也將更加方便,年輕人更可以買得任性,花錢開心。

      就像馬云所說:“全球化30年后,迎來的是中小企業和年輕人的機會。”有這些“包容性技術”給力,村落里的小買賣,也能變成全球化的大生意。而阿里在促成這一切的同時,沖向世界,成為全球經貿的基礎設施,成為年輕人和中小企業的依靠,自然能“祥瑞御免,彈幕護體”。

      的確,同志者同謀,同智者相謀。阿里要完成全球化的進化,讓雙十一成為世界的節日,還需要更多馬來西亞這樣的戰略伙伴。不過,馬云并不擔心,因為“只要這第一個孩子不錯,第二個一定也不會差”,畢竟他一年飛800小時,甚至一天出入三個國家,就是為了實現這一切。

    作者:郝智偉


    現在致電 0371-53633328 OR 查看更多聯系方式 →

    Go To Top 回頂部

    豫公網安備 41018402000212號

    配资基金

      <button id="cgd8k"></button>
      <button id="cgd8k"></button>
      <em id="cgd8k"></em>

      <button id="cgd8k"><acronym id="cgd8k"></acronym></button>